星美员工讨薪记:“在星美,我见识到了政府的无力。”

“工资12000,离职补偿金已经争取到了20000,(税后)合计30720,明天全部给你。解散群,能不能解决?现在解散,明天到账。”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工资12000,离职补偿金已经争取到了20000,(税后)合计30720,明天全部给你。解散群,能不能解决?现在解散,明天到账。”

8月29日,接到某位著名星美高层的信息,星美被离职员工毛汩平苦笑了一下,“信你才有鬼。”就在2个月前,这位高层还在星美内部被匿名举报任人唯亲、虚报账目。在一些离职星美员工看来,这位高层如果到了门店,会被人打死。

毛汩平转眼忘了这条信息,回到自己建立的200多人的“讨薪群”里,继续跟群友交流、吐槽星美的欠薪行为。令毛汩平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的赔偿金和3月份的工资款按照仲裁数额全部到账;令星美没想到的是,这个“讨薪群”现在安然无恙。

星美控股执行董事郑崇吉5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曾表示星美进行了20-30%的人事调整。以总员工6000多人估算,星美被离职员工人数达到了上千人。这与“讨薪群”中离职员工的感受相似,每家店辞退人数为5、6个,全国300多家店,共有上千名离职员工被“欠薪”。

9月1日,尚在营业的星美沈阳大悦城店,被已停业的四平店员工拉横幅“讨薪”,相关人员表示,4月份工资到现在没发,五险一金被拖欠一年半,员工没法办离职,找下家也没法办入职,目前毫无经济来源。同时,大悦城店售票员回复小娱,她也有3个多月工资没发。

但这一说法得到了星美集团的否认,在给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的问题回复中,星美集团认为1000名数字无从考证,并对“欠薪”一词进行澄清,认为只是离职员工对于“薪资补偿”与公司无法达成共识,个别人对“补偿”不满,从而聚众闹事。“在职员工的薪资按照公司流程正常发放。”

那么星美的情况到底怎样?

8月31日,星美控股(HK0198)发布半年报,归母利润3亿港元,约2.6亿人民币。调查显示,在星美3亿的利润背后,存在着全国范围内的离职员工被“欠薪”,2/3以上数量的影院非正常营业(猫眼显示9月4日、5日,星美正常售票的影院不到100家),很多门店因欠税、欠社保、不履行判决,而被税务局、社保局、法院等多部门“关注”。

9月3日,未公告原因,连跌数日的星美控股停牌。


1. 底层员工、中层管理、区域副总齐聚“讨薪”

“陈总好!”

“邹总好!”

“毛总好!”

“你们发工资了吗?”

“……”

一般发生在高端商务场所的“X总好”的寒暄,惊奇的出现在了星美“讨薪群”中,没有高大上的业务交流,只有一些简短有力的互问,“发工资了吗?”“你被欠了几个月?”

没有人给出“是”的回复,只有拥有“能解散群”功能的群主毛汩平,在8月30日得到了赔偿金和3月份被拖欠的工资。“群主得到还款”的消息很快为群里其他人知晓,不患寡而患不均,愤怒的情绪被点爆,有人开始诅咒星美,有人豪言要去砸店,还有人要以命相搏。

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毛汩平就拿到了仲裁判决书,星美需支付他一个月工资的赔偿金和工资差额,但毛汩平对星美“还款”不报希望,近期正准备起诉。29日接到高层要还款的信息,毛汩平很纳闷,“怎么主动找我说要还款?”经过多番打听才知道,当天有媒体向星美高层询问欠薪情况。

“原来是怕曝光啊,我说怎么这么痛快!群是不会解散的,那么多兄弟被欠薪,我会和他们站在一起。”虽然工资和补偿金到账,但毛汩平心里仍然憋了一股气,“2月份的时候,大老板覃辉调我去总部事业部当副总,承诺给我的是月薪4万,但是实发只有1万多。”

离职前,毛汩平的职位是星美影院南区的副总,以及星美总部终端与销售部副总。31日下午,原星美南区副总、星美全国B类店(排名100-200)运营总监陈泉也开始在群里发声。“陈总好!”“泉哥好!”,陈泉颇具人缘,他的加入让“讨薪群”的气氛变得更加热烈。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获知,目前200多人的“讨薪群”,汇聚了星美影城、生活、发行等板块的离职人员,一线普通员工、门店店长等中层管理、区域副总等高层人员齐聚。他们其中有的人少则被拖欠了2、3个月,多则4、5个月工资,社保公积金根本不指望。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8月27日,星美重庆中原店发生“堵门”事件

其实“星美欠薪”事件早在2017下半年便开始发酵,至今日,微博、贴吧、门户网站、直播平台,已是随处可见。今年4月以后,多处星美影院还爆发了“拉横幅”讨薪行动,场面十分“惊魂”,不少店面暂停营业;几日前,重庆中原店则上演一场“堵门”事件,后在店长承诺“一周内发钱”的情况下,一伙人才散去;9月3日,衡阳崇盛店全体员工罢工讨薪。

全国范围内的“讨薪”声音持续发酵,“讨薪群”里不断有人加入,从周一到周五,5天时间200增加到了250人,聊天信息也从每天100、200条,增长至1000多条。群友纷纷晒出自己的仲裁书、起诉书、与高层交流截图,不同是大家被拖欠的月份和赔偿金数额,共同的是,走法律程序的人,都没见到实际成果。

人群聚集处,信息变得畅通,总有最新情报传来,而人的情绪也在其中,被迅速传导、渲染。经常有些跟“讨薪”相关的事被互相传播,而众人的情绪就在那里,一点就爆,这其中有些“讨薪”行为在外人看来啼笑皆非,但作为受害人,则透露着深深的无力和愤怒。

如8月31日下午,以群友扩散为主,星美的网上会议就出现了被“讨薪”留言攻占的一幕。

“3号、6号换系统的门店今天下午培训,链接……”31日下午,气氛热烈的“讨薪群”出现了这条信息后,群情激愤。“没钱发工资,倒有钱换系统?”一位熟知星美后台的离职员工爆料,新换的vista为影院售票系统,纯新西兰进口技术,少则百万,多则能上千万。

“大家都进去要工资,被踢出来其他人跟上。”很快星美网上发起的网上会议便被“讨薪”信息刷屏,随后爆出满员状态,“讨薪群”里的成员挨个被踢出。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没过几分钟,又一个群友发布了一条“讨薪”链接。一个名为“星美海信故障处理”的微信公号,以消息的方式,向粉丝推送了一条信息:“星美请发我工资,谢谢。”这条信息再次迅速地燃起群友的情绪,纷纷前去留言。

比网友留言更绝的是,目前公号的运营人员已离职,并撂下了“讨薪”声明。9月1日,该公号已更名为“星美请发我工资。”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海信”为星美生活板块的销售系统,该公号为解决星美日常系统问题所设

“不能武斗,文斗总可以吗?我们就是要去各个地方留言,让所有人都知道星美欠我们血汗钱的事。”小娱获知,相较于“堵门”等过激事件,“讨薪群”的大部分人选择了“和平解决”,很多离职员工已经在走“仲裁”、“起诉”等法律程序,愤怒的情绪主要通过去各个渠道留言、刷屏以及互相交流来消解。


2. 上市公司上半年获利3亿 癌症员工等工资“续命”

走法律程序,同时也意味着耗时耗力,且不是所有人都耗得起。

8月31日,星美控股发布半年报,营收24.48亿港元,同比增长8%,归属母公司股东利润3.01亿港元,约人民币2.62亿元。相比于2017全年1.54亿港元的亏损,2018上半年星美干了什么才有3亿的利润?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调查了解到,星美全国范围内的裁员集中在今年3、4月份,大部分被离职的员工,走上了仲裁、诉讼等法律途径,但程序漫长,如今已至9月,他们大多数人没有拿到被拖欠的工资。与员工工资一起被拖欠的,还有房租、水电、工程款、社保、税金和保洁等款项。

“利润有一部分是我们的血汗钱!”来自星美公司总部、生活业务板块的吴磊,看到星美的半年报,情绪激动。4月份吴磊被离职,他连同14个同事申请了集体仲裁。7月23日,深圳劳动仲裁委出具仲裁书,星美需支付他们15人共计18万的拖欠工资和20万的赔偿金。7月30日,仲裁书送达,15天上诉期眼看着快要过去,星美却没有丝毫动静。

“去最火的店拉横幅!”这是吴磊和同事唯一能想到的震慑星美的办法。8月10日,吴磊一群人选择了去星美深圳下沙京基KKone店拉横幅,“集美集团还我血汗钱”,鲜红标语视觉上十分“惊魂”。“但没多久我们就散了,星美来谈判,承诺下周一,就是13号付钱。”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吴磊(化名)等15名离职员工的仲裁结果


8月13日,吴磊盯着手机短信提醒,可惜空等了一天,星美集团的人再无消息回复。8月16日,一过15天上诉期,吴磊和其他同事就选择了去法院立案,申请强制执行。

“我们现在天天去法院打探消息,强制执行看上去挺厉害,但门店就是没钱怎么办?”吴磊跟小娱长叹一口气,同时带着强烈的愤恨,“执结期要6个月,时间长是一回事,还不知道法院能做到哪一步!”吴磊告诉小娱,星美门店的现金流,第二天都要统一上交到总部账户,各地运营影城的独立子公司,财务根本就是空壳,“法院在这种情况下能突破吗?”

吴磊的情况在“讨薪群”中属于十分常见的那一类,离职证明、工资单俱全,赔偿数额与工资差额清清楚楚的写在仲裁书里,有法律支持,只需磨时间等待。但是来自哈尔滨的癌症患者王硕就等不了了,已经经过7次化疗的他,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而且相对于吴磊这样材料齐全的“正规”讨薪员工,王硕的处境十分尴尬。

“比起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我们这些小地方门店根本不守规矩,太黑了。”在星美干了7年的老员工王硕,没想到自己也会在4月份裁员潮中被辞退。王硕2011年进入星美,曾在大庆、佳木斯、哈尔滨等城市,担任星美影城4个店的店长,其中佳木斯店和哈尔滨杉杉奥特莱斯店是王硕一手建立。

“新店从装修开始我就天天盯着,一天12小时泡在里面,星美近几年用的材料很差,味道特别大。装修好了就马不停蹄地营业,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时间。”2016年王硕被查出患上淋巴癌,医生分析是长期吸入有害物质,王硕认为这跟那两年泡在新店脱不了关系。“甲醛肯定是超标的,那刺鼻的味我一辈子记得,我们家其他人都没得过癌症。”

“但这种事不好认定,我也没起那个心思,就当自己倒霉吧。”2018年4月,王硕被劝离职,4月份工资至今没发,只签了一份劳动解除协议,没有离职证明。而在没有“离职证明”的情况下,他就无法被判定是被裁员,也就没办法获得相应的赔偿金。“法律规定,待一年,被裁的时候,就有1个月工资的补偿,我待了7年啊!太黑了,就不给我出离职证明。”

“这些都可以忍,但是停缴社保忍不了。”王硕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他的社保4月份被停缴,由于一直欠着费,劳动局不给办他的离职手续,目前在“劳资关系”上,王硕仍是星美员工。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8月,王硕曾给星美核心高层发送“求救”短信


“你知道对于一个癌症病人,社保停缴意味着什么吗?”4月以后,实质上已经被星美裁掉的王硕,没有经济来源,这期间进行了几次化疗,自费数万。“我干了那么多年,一个月工资也就5000块,没多少积蓄可以自费治大病的。”经过多方打听,王硕在8月中旬联系到了星美实控人覃辉,发短信描述了自己的困难,问能否补交社保。覃辉回他:“好。”

8月将近尾声,王硕4-8月的社保于几天前补缴完毕,可以覆盖他大部分化疗费用。“这几天我要准备第8次化疗了,社保算是救了我一命。但之后呢?我的赔偿金加工资,也没说什么时候发,那不是我应得的吗?为什么这么难?”王硕向小娱谈起了他4岁的女儿,十分伤感,“没有离职证明,我连救济金都不能领,没有任何收入,想给女儿买件新衣服都难。”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提到是否要拿着劳动解除协议去劳动仲裁,没有赔偿金,工资总会判。王硕语气沉重,“我身边有个同事,走仲裁已经半年了,还没看到钱。我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6个月后,也许我已经不在了,多留出精力陪陪女儿吧。”


3. 门店财务成空壳 多部门“盯上”星美

与王硕一样,来自星美江苏溧阳店的赵飞燕,也深受没有“离职证明”的困扰。8月份离职的她与另外4个同事,分别申请了劳动仲裁,但因为都没有离职证明,她们便不能获得赔偿金。

“5月份的时候听说门店的章被收走了,也没说什么原因,我怀疑是店长故意藏起来了。”提到溧阳店的店长,赵飞燕的语气变的激动起来,“我在星美干了6年了,星美就要被这帮人折腾死了。”在赵飞燕看来,星美内部的风气很不健康,“任人唯亲”。

而她们溧阳店的店长,就是星美某位核心领导的亲信兼小金库。“她在星美6年就捞了6年油水,她还我见过的是唯一一个,在星美店长的职位上留任超过2年的。”

“你知道这群人有多贪婪和张狂吗?她连保洁费都克扣!本来是5万一年的清洁费,她非要压到2.6万,才外包给那些老阿姨。”赵飞燕突然提高了声量,“门店的章肯定是店长藏起来的,之前财务还说见过,就想赖我们赔偿金!”

据赵飞燕介绍,星美溧阳店属于A类店,票房排名基本前50,但现在经常面临欠税、欠水电等各种问题。“税金催缴函、水电催缴函,还有员工的仲裁书,都被扔在了仓库的角落里,根本没人理会,反正门店就是没有钱,你能拿它怎么办?”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星美溧阳金鹰店


赵飞燕说到了关键,与前文所提吴磊担忧的一样,星美“门店不留钱”正是这些星美员工仲裁、起诉,却迟迟没有结果的原因。

为了方便影城管理,星美实行的是“统收统支”制度,即每个门店当日的营业额,包括票房、卖品和星美生活店的销售额,第二日都会被总部账户划走,一般为成都润运公司的账户。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统筹调配,哪缺钱就先去支援哪,很高效,连锁店经常这样做。”影院业内人士向小娱表示。

一位法律人士告诉小娱,这种“统收统支”的管理方式存在巨大法律风险,尤其是现金流断裂的时候。查询天眼查可知,星美的门店一般都由“某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运营,这些影管公司几乎都由成都润运公司全资控股。而实际的被起诉方,通常正是各地的影管公司。

“说是有限责任公司,但财务不独立,摊上官司,公司根本没有履约能力。”锦天城律所高级合伙人叶律师表示,这在法律上涉嫌“滥用有限责任原则”。“审判的时候如果有证据,就可以提出‘揭开公司面纱’理论,证明法人人格混同来突破。谁控制它,谁就来负责任。”

我们店是排名前50的A类店,但就是没钱啊,门店账户余额统计,基本都是几百块、几十块。”前星美某上海店店长顾源提到星美的问题,充满感慨。“劳动监察的人来了,对着我们受害者一顿说,最后只会安慰我们;仲裁判决出来了,就不履行;还有因为欠社保、欠税金,社保局和税务局都找来了,也没用。最后我们店的账户被社保局强制监察了。”

“在星美,我见识到了政府职能部门的无力。”顾源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门店账户被社保局监察后,他们4月份及之前的社保已补缴完,税务局本来也要强制划转税金,但账号已经没什么钱。

顾源认为按照门店正常营业额,发工资、交社保、交税是足够的,“问题在于没法查钱都流向了哪个账户,报上去的账户都没什么钱。”

说起星美财务问题,顾源的直接印象就是“很复杂”,门店有3-5个收付款账号,总部给他们发工资的账号也总在变,“各门店财务由集团直接把控,店长的权限很小”。

顾源给小娱发了两张工资转账截图,3月份的工资由“深圳星美汇商贸有限公司”转账,标注为“汇划”;1月份工资由“成都润运文化有限公司”拨付,标注为“工资”。顾源的说法得到了王硕、赵飞燕等人的印证——即星美发工资的账号总在变。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几个月前,海淀法院曾公布对星美某影管公司开具100万的罚单。原因是该公司拒不履行执行通知书,法院冻结了其名下所有银行账户,但冻结金额与执行标的相去甚远。后法院通过第三方售票平台数据和实际走访,判断出该星美影院真实营业额远超过银行账户余额,于是开出巨额罚单。这个案例直接说明了星美门店虚假财务账户问题。

对于被监管账户与实际账户不一致问题,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于8月29日询问了星美集团的宣传人员,但并未得到直接回复,只就“社保被监管”的问题,回复了“正在有效解决中。”

“法院在强制执行的时候,可以根据最高法与人行的协议,查看公司所有名下账户。但是像社保局、税务局这样属地管理的部门,各省之间不通,根本无法查尽一个公司真实的财务情况。像这样全国大规模的讨薪事件,必须多部门联合穿透,才能解决,”叶律师表示。

与吴磊一样,顾源目前也申请了法院强制执行。自2017年2月进入星美,4月份被辞退,顾源还有2个月工资和赔偿金还没拿到。回忆其自己在星美一年多的时间,顾源觉得心很累。

“2017年11月22日,因为欠了2个月电费,我们店被拉电,我还因此去电力局写下保证书,承诺再也不欠电费!”

“我还经历了在小年夜,被人把店给封了,因为欠消防改造单位的工程款。之前还有保洁公司上门锁门,被锁2次,我报警2次,进了2次派出所。”


3. 揭开星美真实经营“面纱”

星美的真实经营情况到底是怎样?

根据半年报,星美控股主营业务中,电影院业务营收15.24亿港元,同比减少了2.5亿,而零售业务为8.5亿,增长了5亿左右,零售业务贡献巨大。

根据公开信息,电影院业务包括票房及零食饮料卖品等,零售业务即星美专柜销售与“星美生活”网上商城。前星美生活员工吴磊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披露了一组数据,截至8月28日22点,星美影院整个北区28日的票房是1601137元,卖品9098元,星美生活专柜销售额973元。

按照区域经营划分,星美全国300多家影院被分成东西南北四个大区,北区包括东北、山东和华北区。根据吴磊披露的数据,整个北区65家影院,一天的零售额与电影业务额比例为0.006:1,财报总体数据比例为0.56:1,二者相差近百倍。

“星美生活网上商城卖的比专柜好一些。”吴磊补充到。打开星美生活APP,小娱发现常见的品类有进口红酒、母婴、儿童玩具和数码产品,其中红酒为销售大类,单价100-600元之间不等,单品购买人数最高达到了2000多人,单品累计销量通常为几十到几百人。

但网上卖品金额能达到“亿”级吗?同时能弥补专柜与财报之间百倍的差距吗?小娱不得而知。“只知道星美生活在北京的仓库囤积了大量红酒,还有名贵白酒,连茅台都有(商城显示销量为0),星美账户没有钱,但还有这些物品啊,希望法院强制执行的时候能穿透处理。”吴磊对自己被拖欠和赔偿金满是担忧。

谁可以来拯救星美员工?

星美影城里的生活专柜

此外星美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星美影城数量为365家,距离2017年底没有增量。而第三方票务平台显示,截至9月1日-2日,正常售票的星美影城在130家左右,至4日、5日,正常售票的不到100家,其中还存在大量影院没有排播《碟中谍6》、《蚁人2》等新片。

“8月星美影院全国统计,已经关闭的有15家,实际剩318家。停业的影院数据经常发生变化,7月停业的有200多家,有的已经停业半年,有的停业几个月,有的停业几十天。”毛汩平透露。

一位星美无锡店前代理店长,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发送了一份统计数据:截至8月31日下午3点,星美四大区单日可用资金为12万元左右,已上交到账资金为10万元。而猫眼平台显示,31日,星美全国票房134.4万元,粗略按50%分账计算,单票房一项,星美营收就该在70万左右。

“票房造假了呗。”来自星美集团排映管理部的杨枭对小娱直言,4、5月份杨枭所在部门30多人近一半被裁员,一半工作被调动。5月份,杨枭选择了主动辞职,至今没拿到4、5月份的工资,“我是星美高层斗争的牺牲品,但我不明白星美怎么敢欠我们部门的工资?”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品牌明星混战双十一,谁在捅刀谁在笑?
丁磊搞直播,网易“新故事”?
天猫双十一晚会背后:优酷的新答卷
双面“八王爷”甜宠升级,《双世宠妃2》如何再度收割少女心?
爱奇艺FUN盛典海口举办 多部人气漫画获奖
“众矢之的”音集协
零点场破千万,预售破亿,《毒液》能突破漫威9亿票房天花板吗?
宠物电影走俏背后的都市症候群
一个北大毕业生的剧组“江湖”漂流记
甄子丹“戏霸”罗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