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版权战之后,斗鱼开启游戏直播的“新内容时代”

斗鱼找到游戏直播新解法

作者|不空

“和主播头像并列展示的那一刻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我看直播这么多年的巅峰时刻了。”

这正是不少斗鱼用户的心声,“很明显感觉到自己和主播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而这一改变也是用户打开斗鱼并留在直播间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行业普遍认为游戏直播已然走到“天花板”时,斗鱼三季度财报中的两组数据证明了游戏直播不会止步于此。在信息内爆时代里,第三季度,斗鱼的活跃用户稳步上升,移动端季度平均MAU高达5710万,环比上涨2.5%。


当然,留得住人是第一步,平台的变现能力则是需要升维思考的问题。在这一方面,斗鱼的表现依然稳健,三季度,斗鱼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量达到560万,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ARPPU)再达峰值,增长至319元。

而这些变化都发生在斗鱼退出赛事版权争夺战之后,要知道,外界一度以为“减少版权电竞赛事直播对游戏直播而言可能算得上致命性的影响”。

“一开始确实以为斗鱼派不上用场了,结果最后还是‘真香’了,Gemini《幸运杯》、《斗鱼王者荣耀大师赛》、《穿越火线女神赛》,一个比一个有看点。”重度电竞玩家碗碗讲述了自己颇具戏剧性的经历。


碗碗提到的这几个赛事其实正是斗鱼重塑内容生态的缩影。由于不再为天价赛事版权付费,Q3期间斗鱼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直降至13.20亿元,与去年同比下降了约28.3%。版权成本大幅缩减,可见斗鱼优化投产比的决心。

另一层面,为了消弭版权赛事减少的负面影响,斗鱼也着力提升自造血能力,重点布局自制内容,以此避免出现内容真空。整个三季度,斗鱼自制赛事多达90余场,还打造了十多档自制综艺,得到了用户的正面反馈。

总体而言,斗鱼第三季度总营收为17.98亿元,毛利润为2.51亿元,对应毛利率从2021年同期的11.9%提高至14.0%。调整后净利润为257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正如斗鱼创始人、CEO陈少杰所言,“在复杂的宏观环境下,我们一方面通过持续的内容投入和服务创新稳定了用户规模,另一方面提升收入质量,加强成本控制,实现了公司整体业务的基本平稳。”

降本之后的下半场竞争已经打响,那么,斗鱼究竟如何找到下半场的增长点?


精品自制+精细化运营=社区生态

游戏直播,起于版权赛事是一个不争的事实。2016年,斗鱼一举拿下《英雄联盟》《DOTA2》等电竞赛事直播版权,这种大作级别的赛事拥有毋庸置疑的流量号召力,不仅为斗鱼积累了不少存量用户,也让游戏直播平台对此趋之若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