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海影业挂牌新三板:拒绝对赌压力,24名新进股东背后的秘密

我们现在已经拿到挂牌新三板的回复函了

“我们现在已经拿到挂牌新三板的回复函了。”8月8日,华海影业董事长王海斌告诉娱乐资本论。一个多礼拜前,华海影业正式发布了《公开转让说明书》。

“其实公司上新三板的条件早就具备了,两三年前我们就可以挂了,这次挂新三板主要是因为我们去年搞了一轮融资,融资以后总是要跟资本市场对接,而新三板是一个比较容易跨过的门槛。”

距离华海影业上次冲击上市,已经过去了3年多。

2014年前后,A股市场一度掀起疯狂并购影视公司的热潮,当时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中国养猪的、做乳制品的、开餐馆的、做金属管材的、卖五金的、放烟花的企业,有什么共同点?答案是,都变成了影视公司”。其中,“放烟花的”指的就是熊猫烟花(现已更名为熊猫金控),这家公司于2014年3月披露重组方案,以5.5亿元的总价收购华海影业全部股权。

但是,半年后,熊猫烟花突然以“交易价格存在分歧”为由,宣布终止重组。华海影业的首次进军资本市场,就此遭遇滑铁卢,而作为当时名头很响的“80后”制片人,王海斌的光环也黯淡了不少。

3年来,同样遭遇重组或借壳上市失败的公司,比如欢瑞世纪、青雨传媒、海润影视,纷纷通过借壳上市或者挂牌新三板的方式,圆梦资本市场。另外,包括和力辰光、嘉行传媒、唐人影视等在内的许多后起的影视公司,在业绩爆发式增长的同时,资本运作也是顺风顺水,不仅早于华海影业挂牌新三板,一些公司的IPO也迈出实质性步伐。

相比之下,华海影业在资本运作上显得默默无闻。

这3年来,王海斌和华海影业到底经历了哪些变化?华海对于资本的态度,以及资本对于华海的态度,究竟是怎样的呢?登陆新三板以后,华海影业下一步的资本运作又有什么计划?

1.谍战剧《锋刃》售价近2亿,主演黄渤投资数百万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华海影业披露的公开转让书中两条有意思的信息。

2014年,携“50亿影帝”称号的黄渤,首次出演谍战剧《锋刃》,引起娱乐圈热议。《锋刃》被称为“《潜伏》之后,中国谍战剧五年磨一剑”。

 

而《锋刃》的出品方,正是华海影业。

“当时我们跟黄渤谈得还是比较顺利,因为黄渤没有尝试过谍战剧这种类型,而且我们的剧本对沈西林这个人物的刻画,他也很喜欢,他当时在拍《心花路放》,认真看完剧本之后,很快就达成一致。”华海影业董事长王海斌表示。

根据王海斌的说法,《锋刃》是央视独播的开年大戏,投资七八千万,收入1个多亿,不到2亿。

而河豚君更感兴趣的是,作为电影演员的黄渤转战电视,片酬到底是多少呢?根据当时腾讯娱乐报道,《锋刃》投资过亿,不过明星片酬就占去50%,黄渤的收益为3000万片酬加股权。

华海影业的转让说明书显示,《锋刃》是2014年开始销售,2014年、2015年结转完全部成本,分别为5852.30万元和1513.56万,合计7365.86万元。这个成本数字,与王海斌的说法基本吻合,而低于上述媒体报道的数字。

不过,对于黄渤在《锋刃》的具体片酬,王海斌并不愿透露,他只是提到黄渤在该剧中投资了几百万。

“那个时候他是中国票房最高的演员(50亿),所以我觉得那个价位请到他还是比较合理的。而且他当时的片酬也不算是最高的,因为他参与投资嘛。和现在小鲜肉的片酬,根本就没法比。”

2.《纳妾记》(2、3季)零毛利的背后,华海影业网剧的打法究竟是怎样的?

两年前,一部名叫《纳妾记》的网剧惊艳市场,曾经创下了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PPTV)自制剧的播放量纪录,被称做“以小博大的现象级网剧”。

然而,作为《纳妾记》的制作方华海影业,看上去并没有赚到多少钱。

转让说明书显示,《纳妾记》第二、第三季是由PPTV委托华海影业制作的,受托制作的成本为3018.87万,最终收入也只有3018.87万。这也导致,华海影业综合毛利率从2015年高达50.48%,急剧下降到2016年的30.2%,跌幅超过四成。

无独有偶,华海影业的另外一部即将播出的网剧《开封奇谈》,也是如此。

该剧总投资3000万,其中,华海影业投资1650万,占比55%;苏州奥飞影视投资900万,占比30%;原著版权方天津仙山文化,投资450万,占比15%。

今年6月26日,华海影业将《开封奇谈》的独家网络版权,以3200万元的价格卖给腾讯视频,目前腾讯视频官网已经开始为该剧做宣传。相比3000万元的总投资,《开封奇谈》售价只有3200万元,差价只有200万元。

 

网剧利润不高,华海影业为什么还要做?

“华海其实是最早接触网文跟网剧的,《纳妾记》版权是在2011年从起点中文网拿到的,当时应该是排名前三的小说。”王海斌表示,“这部剧算是我们试水的第一部网剧,也是跟PPTV合作的首部网剧,也可能是PPTV迄今最成功的一部网剧,而且我们做到了以小博大。”

《纳妾记》第一季是PPTV和华海影业共同投资的,不到1000万的投资,但是在PPTV播出后点击创下7亿多的纪录,而PPTV之前播放量最好的网剧是《执念师》,点击一亿多。

另外,《纳妾记》也是2015年的十大网剧之一,当时同期播出的还有网剧《盗墓笔记》,但是该剧的投资额(6000万)比《纳妾记》要大很多,而且它的平台选择的是爱奇艺,也比《纳妾记》更强势。

谈到上述网剧利润不高的原因,王海斌表示,这是由于华海影业做网剧采用的是定制的模式,基本上是别人出多少钱,公司就要投入多少。公司考虑的重点是做出影响力,另外也不希望把成本做得太高,让平台觉得压力很大。

“华海现阶段做网剧的心态比较开放,希望跟各大平台都展开合作,尤其是每个平台第一部戏,我们都希望大家是共赢的状态,哪怕我们在收益上没有那么大。但是,我们希望相互之间要认可:第一,平台对我们项目的未来推广包装,是不是有一些支持;第二,对我们的项目制作、开发和营销的能力,他们能够认可。”

“我们未来做的都是to C端的东西。单纯靠版权交易去获取高额利润的时代,我觉得已经过去了。未来一定是多赢合作,开放的心态,平台和内容方能够捆绑在一起,把内容做好,把营销做好,然后把项目的影响做大。”王海斌表示。

未来华海影业更看好的是付费点击,或者共同招商。现在观众已经逐步养成了付费的习惯,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所以如果内容足够好,那么盈利是必然的。

3.与熊猫烟花重组失败原因揭秘,3年来拒绝20家公司并购

对熟悉A股市场的人来说,华海影业也并不陌生。

3年多以前,在影视行业备受资本市场追捧的时候,A股上市公司熊猫烟花宣布重组方案,以5.5亿元收购华海影业全部股权。但是,半年后,熊猫烟花却突然宣布终止此次重组。

当时熊猫烟花解释其原因是,“交易双方对本次重组所涉及的交易价格等事项存在分歧”,而作为这笔交易另一主角的华海影业,至今对重组夭折没有任何发声。

“其实2013年我们就开始跟熊猫烟花谈了,虽然上市公司发了公告,但是没有正式向证监会申报材料,在临报备之前我们决定撤回来。撤回来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们当时对公司的前景比较看好,而且我们对于跨界并购确实心里也没底。”王海斌表示。

王海斌解释,上市公司主要是关心业绩,但是作为被并购方,华海其实更关心装入上市公司以后的发展。

一方面,熊猫烟花本身的质地一般,虽然它烟花做得很好,但是整个产业是下滑的,业绩不佳。

另一方面,在谈判的过程中王海斌发现,熊猫烟花的老板赵伟平想法很多,并非专心做影视。在赵伟平的规划中,未来熊猫烟花的业务将由三块构成:传统的烟花产业,影视产业,以及互联网金融。而华海影业的希望是,和一个真正愿意投入精力、资源做影视的公司来重组。

之后,华海影业登陆资本市场的动作,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

“陆陆续续有不下20家公司来跟我们谈并购重组,我们基本上都是冷处理,见个面,简单地聊一下,没有再深入。”王海斌表示,不过,华海在资本运作方面的摸索并没有停止,“这次挂新三板算是华海影业迈向资本市场的第一步,接下来如果有很好的机会,我们也可能会独立IPO、重组或借壳。”

4.24名股东抢进华海影业,公司不愿背负对赌压力

尽管冲击上市遭遇滑铁卢,但是华海影业依然受到各路资本的争抢。

转让说明书显示,华海影业的股东,已经从2014年的2名(董事长王海斌、总经理周涛),暴增到现在的26名。除了华海影业的监事会主席李安、监事马文波以外,新进的股东多达22名。

 

从时间上来看,新股东进入的时间集中在2015年和2016年,各有2个和4个时间点。

2015年11月25日,股东会决定,自然人赵雁、张世海以7.77元/出资额的价格,分别从王海斌处受让22.5万元的出资额,持股比例均为7.5%;2015年12月12日,自然人刘柏文和范兆灵、北京舜风国际广告有限公司以7.63元/出资额,分别获得公司出资额3.51万、3.51万、6.12万,持股1.15%、1.15%、2%。

以上5名股东,投资华海影业时的估值大约在2330万元左右,仅为与熊猫烟花重组时华海影业估值(5.5亿)的1/20。

这些股东之所以能获得超低价的优惠,因为背后都有一定的资源。

比如个人股东赵雁和张世海,既是王海斌的朋友,也有在资本运作等方面的资源。资料显示,赵雁曾就职于湖南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张世海曾就职于湖南花样传媒、联想集团。另外,赵雁、张世海还分别持有中广影视股份380.5万股、933.9万股,占比2.26%、5.56%。

而对于北京舜风,王海斌看重的是它的广告资源,认为未来广告公司和内容公司的合作是大势所趋。北京舜风的董事总经理王恩杰目前担任华海影业的董事;之前网剧《纳妾记》第一季的广告植入,就是由北京舜风的关联公司做的。

而在2016年不同时点进入的股东,基本上是同一批,由杉杉资本领投。

“杉杉资本在影视行业算是介入比较早的基金,它还投了春天融和、欢瑞世纪等很多影视公司。”王海斌介绍道,“当时他们来跟我们谈了一个月左右,就决定投资了。后面的一个基金是深圳的浑金投资,谈的时间也很短。剩下的这些个人股东,要么是我的朋友,要么是投资基金的。”

2016年3月14日,王海斌将其持有的12.49万元的出资额以8.77元/出资额的价格分别转让给以下5名股东:深圳浑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孙耀琦、吴海生、李安、马文波;周涛将3.06万元出资额以同样的价格,转给深圳量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以上6名新股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29%、0.66%、0.57%、0.3%、0.25%和1%。这时,华海时代的估值也仅2700万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演员孙耀琦除了是华海影业的股东之外,还持有欢瑞世纪、长城影视的股权。虽然不是大红大紫的明星,但是据传孙耀琦的资产过亿,因此也有人说她是富二代。

2016年4月18日,华海影业新进股东9名,其中,浑金投资再次出资3000万认缴新增注册资本,持股比例增加到7%。不过,这次华海影业的估值上升到6.37亿元,比浑金投资前次投资时增加23倍多。

4月18日、25日以及6月16日,进入的其他股东还包括:

作为关联方的2家公司南通杉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无锡耘杉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及李祥,入股时估值约5亿;上海宝聚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湖南益阳高新财富新三板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和关联方徐舟、川江投资有限公司、张美菊、夏栋舟、严永宝,6亿估值进入;郑州中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上海熙简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刘渊,7亿估值进入。

“现在不管是股东,还是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认可都在提高。前两年也有些人跟我讲,你看人家后起的公司,比你们发展得快多了。但后来发现大部分这样的公司后劲不足,所以我们坚持做好内容,没有好的内容,去讲其他的都没有用。”

华海影业原本希望在新三板挂牌前再做一轮融资,不过由于资本市场情况不是太好,而且公司的现金流比较充足,并不急着去做。

谈到对于资本的态度,王海斌坦言,资本永远是双刃剑。目前华海影业面对的诱惑很多,中国大的资本系的投资人士,很多都跟公司接触过,但是最终都没有合作。

“对于他们的诉求,我不能说不合理,但是双方很难达成一致,而且公司也不想承担那么大的压力。比如说他们会要求对赌,或者对公司整个节奏的要求可能会很具体,今年要拍多少戏,要赚多少钱。我太知道这个行业需要的节奏,需要一定的储备期,然后才能爆发,但是大部分资本方有快速变现的需求,需要你明年怎么样,后年可能就要套现了。”王海斌表示。

“所以我们一直在考虑跟大的产业资本去合作,可能是三年计划、五年计划,我们共同来完成这个事。对我们来说,有资金、资源的保障,做起事情来,有压力也有动力,对风险也有初步的预判。”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