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娱乐资本论采访到了两岸三地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服装造型师,揭开现代剧服装造型行业是如何运作的?

“看到第六集,我已经撞衫三件了”

《隐秘的角落》观剧过程中,@橘且偷生不断发现自己在优衣库购买过的衣服出现在剧中,而且还都是朱朝阳妈妈、张东升老婆这样的角色,让她不得不吐槽自己的中年人审美。

不只是@橘且偷生,社交平台中关于《隐秘的角落》同款服装“晒单”随处可见,甚至成为了营销号关注的话题,除了调侃之外,也有年代不符的一些吐槽。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人靠衣装”,服装造型对角色塑造有着最直接的影响,好的服装造型能够凸显人物性格,乃至成为后期营销的话题点。

但某种程度上,服装造型在现代剧制作中常常是较为边缘的部门,圈内对服装的重视程度没有跟上其本身对角色塑造的重要程度。甚至连三流演员都能发难服装造型师,要求穿大牌。还有某些演员吹嘘私服穿进剧组,将服装组的功劳为明星人设添砖。

而另一方面,观众的审美眼光正在发生变化,细节和真实感是当下剧集中最常讨论的点,服装自然也被频频提起。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一边是挑剔的观众,一边是变化中的影视产业,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采访到了两岸三地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服装造型师,揭开现代剧服装造型行业是如何运作的?


剧本基调决定服装风格


“剧本是我们做服装造型的起点,”台湾服装造型师暖暖对娱乐资本论说,“我们会加入主创们讨论剧本的过程,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基于故事基调,服装造型师和导演、制片等主创们最先定下的,是服装的整体风格。


如果是偶像剧,那么时尚、好看是第一位的。生活剧则更加强调写实,要贴近大众。而悬疑、探案剧,大部分都靠偏冷和偏暗的色调来烘托气氛。这些常见的现代剧类别一般都会有对应的服装风格。


如果有例外,那么一定是主创团队的特殊要求。《隐秘的角落》虽然是悬疑剧,但剧中张东升最常穿白色衬衫、普普有明黄色背心和外套,其他角色的服装也都是以亮色为主,这就是主创们要的“阳光”。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张东升经典白衬衫造型


大方向确定之后,开始为每个人物设计服装造型,“一个角色给观众留下的印象是否强烈,其实是要靠包装来塑造的。”暖暖说。


而服装又是包装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角色的服装造型会分为两个工作重点,第一是要用服装凸显人物性格、经历,第二则是要用服装将主要角色区分开来。


“所以我们要和导演比较深入的讨论剧本和人物小传,了解人物的前情、心理变化等等,”内地服装造型师叶亮对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说:“得到的细节越多,服装才能更好地为角色塑造服务。”


其中衣服的剪裁、面料、颜色,都是可以大作文章的地方。


比如塑造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主角,以《怪你过分美丽》中铁血经纪人莫向晚为例,这就需要用硬质的面料、利落的剪裁来凸显性格,所以莫向晚最常穿的就是西装外套。想象一下,如果不穿西装穿雪纺、棉麻,是不是气场就软下来了。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莫向晚的西装


近些年给大众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其实都有着明显的服装风格,比如戴头巾穿夸张服饰的道明寺、一身西装精英范的安迪、前期大红大绿的罗子君等等,都是服装塑造人物的典型。


不过一部剧不可能只有主角,服装造型需要首先在外表上将人物区分开来,同样是剪裁、面料、颜色等。《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和唐晶,两个人物服装一直都是不同色调和材质,唐晶是黑白冷色调,材质偏硬,罗子君前期是大红大绿,后期是莫兰迪色调,但都偏软,恰好是一冷一暖、一硬一软的对立。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图注:《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和罗子君


但如果大家都在职场,需要穿西装,那么就要在其他地方做区隔,比如领子的形状,衣服的材质。《怪你过分美丽》中,经纪人莫向晚和制片人张萌都是职场女性,莫向晚的西装更加时尚、夸张,还会选不常见的丝绒质地,而张萌则是简单的灰色,如此做出区隔。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怪你过分美丽》制片人张萌和经纪人莫向晚


到这里,根据剧本而来的前期准备工作到了节点,下一步是衣服和演员的适配,这就是服装造型师们要修的第二门功课。


演员、导演意见多,BUG不怪造型师


选角是服装造型师无法干涉的工作内容,但偏偏选角的结果会极大影响造型。“实际上演员先影响的不是造型,而是剧本。”叶亮理顺了一下逻辑关系。


在多方面因素影响下,选中的演员有可能会剧本中的形象完全不相符,那么剧本首先要做出调整,然后就会波及到服装造型。


特别是在IP改编作品中,这样的例子更为常见。近些年最典型的就是《欢乐颂》中的曲筱绡。原著中她是一个长发飘飘的高挑美女,但王子文身材娇小,剧中最常见的造型就是高腰小短裙,颜色上多选用撞色,往古灵精怪的方向走。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对服装造型师来说,单单是身形和风格的问题并不难处理,枵归宿造型工作室负责人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我们作为专业人员,自然希望服装可以贴近剧本和真实生活的状态。”


但现实情况是,专业的意见并不总是被导演或者制片采纳。“较为考究的电影和剧集,会更加在意服装的写实性,而一些偶像剧、网大之类的可能并不怎么在意。”叶亮说。


所以观众会经常在一些剧中,看到与现实情况不符的服装造型。比如《梦回》前期,李兰迪饰演的女主角自称“没钱没势实习生”,结果住大房子,穿名牌服饰。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这些“BUG”出现,很大原因是主创团队本身希望剧集区别于现实生活,有一个更加戏剧化的呈现。“这些BUG不可能是服装造型师疏忽造成的,只可能是主创的意见,更有甚者,就是希望用BUG为剧集掀起讨论度,制造营销点。”叶亮表示。


于是许多剧中就会出现一些现实生活场景不会穿的衣服,比如在家里也是一双高跟鞋走来走去。


而在导演之外,演员也会给服装造型师出难题,除了因为身形无法匹配修改服装外,最令人头疼的就是“我不要穿这么差的衣服,要穿xx大牌。”


叶亮吐槽:“这样的演员真是不少,而且还不是一线的明星,反而是那些二三流的,经纪人和本人都来盯着服装,一会这不行,一会那不行。”


以这些演员的人气往往没有大牌服装赞助或者代言,都需要剧集为其置办。此时一般是由制片人出面沟通,因为满足明星的要求,意味着和控制预算之间会发生冲突。


私服、赞助不靠谱,要想省钱靠采购


演员私服进组在近些年似乎成为了一种风潮。


《欢乐颂》播出时,社交平台上铺了大量关于刘涛私服的营销内容,一方面从美妆服饰圈层为剧集增加热度,另一方面也是为演员本身人设打造助力。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自媒体《欢乐颂》刘涛私服文章配图


然而当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就演员私服进剧组问题向叶亮求证时,他给了否定的回答:“哪个演员有这么多合适的私服可以用呢?大多是剧组定制的。至于为什么说是私服,可能就是一种宣传手段。”


因为剧组拍戏需要的服装量是巨大的,而且重要场次的服装都会再备一两套防止意外。演员私服进剧组需要面临管理、损耗等多重问题,给服装造型带来的麻烦更多。


但有一种情况是,演员因为有品牌合约在身,品牌愿意免费提供大量服装给剧组。就像李现参演《亲爱的热爱的》时,他在剧中最常穿的衣服就是PUMA,不过据娱乐资本论了解,PUMA并没有赞助剧集,只是赞助了李现一个角色。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李现在剧中穿PUMA


这也可以看出服装品牌对剧集赞助的谨慎态度。枵归宿负责人说:“服装品牌赞助其实并不多,因为服装不像快消一样能露出logo,比较考验品牌在播出期的营销和运作。而且服装作为道具的损耗是比较大。”


另外品牌们还不得不考虑风险性,这件衣服穿在某个演员身上,只是气质不符还是小事,如果爆出了负面新闻,那对品牌来说就是花钱找不痛快了


所以艺人私服和品牌赞助都是比较小的比例,现代剧服装来源大部分是采购。某些时候,当制片人搞不定对服装有诸多要求的三流演员时,造型师们会选择在淘宝采购,既满足了演员的面子,又保证了预算不超出。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根据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采访所得,内地现代剧服装成本一般占制作总成本的5-10%左右,台湾会在2-3%左右。这样算来,100万里,有2-10万会分给服装,这就需要服装造型师们精打细算。


韩国、香港的批发市场是她们常去的地方,这里的服装本身有较多的流行时尚元素,在价格上也会比较好控制。叶亮补充了一下,“时尚买手也是我们常联系的对象,因为他们手里有许多欧美市场的小众品牌,穿起来更有质感,也不容易撞衫。”

如果要更加省钱的办法,优衣库、ZRRA、H&M等快时尚品牌也是不错的选择,款式类型十分齐全,而且质感也不差。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品牌可以退换,又省下一笔钱。


但有一种情况和上述所说的都不同,那就是特殊职业的服装,比如公检法机关等等。“如果有这些职业,那我们就要和有关部门进行报备,因为这些衣服买不来,工厂也不敢做。”


甚至有些服装造型团队为了贴合实际,会和这些职业的人士借用服装。根据媒体报道,《人民的名义》拍摄时,剧组就向无锡市人民检察院借了40套制服。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图注:《人民的名义》剧情截图


从读剧本、定风格、改造型,再到最后的采购、挑服装、定妆,一部剧到这里就可以定妆等待开拍了。


团队、关系和人情,服装组难念的经


影视工业化喊了很多年,或许现在情况有所好转,但这股春风还没刮到服装造型行业。


“现代剧服装造型还是靠关系接活的情况比较多,这就带来了很多问题。”枵归宿负责人说,有些工作室养不了那么多人,每次接活都是临时组建团队,可能招来的都是刚从美妆服装技校毕业的小年轻。


先不谈业务问题,仅仅是人员流动就会给服装造型带来大麻烦,特别是在开拍之后。“因为拍戏不是按顺序来的,所以为了接戏,服装必须分门别类严格管理,以免剧播的时候出现凭空换裤子、换皮带的情况。”枵归宿负责人说道。


贫困女穿大牌、演员营销私服,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


但跟组是特别累的,没有信任度的新人加入之后有可能会出现受不了劳累而辞职的状况。交接起来难度较大,现代剧会稍微上手快一些,如果是古装剧,有可能新接手的人要熟悉一两月。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枵归宿目前团队成员虽然没签在工作室下,但也都合作多年,有基本的信任度和默契。


疫情期间,因为剧组拍摄项目的减少,许多服装造型团队日子都不好过,而且因为靠关系接活,和制片人处好人情成为了另一门必修课。


有些时候,为了讨好他们,服装造型师会以极低的价格为剧组做造型。叶亮有些无奈:“有些制片人就是知道这一点,故意说大家都是朋友,帮个忙,最后给一点点钱。但是没办法,以后要靠他们吃饭。”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广告为生意的增长而存在
《运动吧少年》最强运动少年亮相见面会,林丹傅园慧为少年成长之路加油
《花木兰》折戟路:盗版损失过亿,口碑一泻千里
发现违规即停密钥,《夺冠》和“偷票房”正面硬刚
跟抖音“分手”后的首个双11:淘宝数万商家,All in短视频
沈腾今日快手直播首秀,兑现承诺回馈武汉
郎朗《哥德堡变奏曲》9 月 4 日全球发行
快手联合21家全国重点话剧院团推出"秋天的剧会",9月8日好戏开场
快手联合发起迷笛二十周年生日会,张楚将在快手首次直播
《再见摩天轮》上映,德芙、周冬雨联袂打造女性主创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