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

阅文44倍PE买新丽,腾讯送上64亿“彩礼”!上市不如卖给BAT

像新丽传媒一样冲击IPO屡战屡败的影视公司不在少数,能在影视圈资本低潮期高身价嫁入腾讯豪门的,却只有新丽传媒一家。

大公司

秉持对创作的敬畏之心 看企鹅影视青梦计划如何“慢工出细活”

花花

大公司

独播好剧不断档,看腾讯视频今夏如何“扶摇”直上

​7月26日,《扶摇》在腾讯视频的网络专辑播放量突破100亿,成为今年首部独播破百亿的电视剧。

大公司

“后悔”订阅号改版?腾讯想要的一直很明确

更改用户多年的阅读习惯,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

大公司

腾讯视频上新VIP代言人,折射出哪些会员系统新生态?

未来,在线视频网站VIP系统又将会有哪些升级?我们拭目以待。

大公司

游族的《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对腾讯和游族来讲,《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都有重要意义

大公司

电子游戏正名史

在过往的历史中,舆论对游戏的恶意并没有很好地解决问题,玩家们的游戏正名史又何尝不是在呼吁家长、社会更多更好地关注与正视自身爱好的历史呢?

大公司

国漫覆盖率全网第一,腾讯视频是如何看待“新国漫”的?

事实上,在推动“新国漫”发展上,腾讯视频起到的更多的是连接者与拓荒者的身份。

综艺

素人、音乐与厂牌,原创偶像养成还能怎么玩?

腾讯视频以产业链的方式创造音乐偶像,多方合力为选手提供长线发展的机会,创造更多现象级的音乐作品,延伸音乐偶像的个人价值,保证歌手不会在节目结束后昙花一现,无法在音乐偶像市场立足。

大公司

专访鹅漫U品|当腾讯进入衍生品市场,无关痛痒,还是怒放的春天?

百度有爱奇艺,阿里有阿里鱼,腾讯有鹅漫U品,就在几天前,网易也宣布了建立专门的衍生品品牌“网易聚玩”。

大公司

被公会搅乱的短视频阵营:上千名达人找微视讨薪

如果不是平台的问题,为什么达人们没有收到补贴呢?

大公司

都是社交惹的祸,腾头大战四回合!

互联网公司之间的血腥竞争本属正常。但为什么腾讯到今天的位置还要忌惮今日头条?又为什么两家之间的商战会升级?

大公司

QQ影音十年,从卡位到边缘

在过去的10年间,QQ影音曾经的对标产品暴风影音也没有了昔日辉煌,曾经以暴风影音为核心产品的暴风集团也经历了移动互联网、VR等几波大科技浪潮,正在转型中。

电视剧

豆瓣7.5、获赞“控油力”最强偶像剧,拆解《结爱》成功方法论

在每年量产巨大、随处可见的偶像剧大军里,在一波又一波的少女心收割战中,这部剧是凭什么站稳了脚跟?在今年国剧普遍遇冷的情况下,这部剧又是如何获得豆瓣超万人评分的呢?

大公司

《了不起的村落2》首映背后,了不起频道内容精品化策略

在了不起频道的品牌手册中清楚地写着这样一句话,以文化赋能产业,打造纪实类内容N+无限拓展模式,构建新生代东方文化生态系统,以文化赋能品牌,打造一体化品牌整合营销体系。

大公司

赛制更新,全约运营11人团,《创造101》做女团的逻辑是什么?

为什么腾讯视频要做如此多的赛制改动?是在什么样的价值观下做出的改动?腾讯视频对于101女团的诞生和发展有哪些预判和计划?

大公司

非日韩滤镜、无妆青春…《忽而今夏》戳中了多少种青春剧反套路?

《忽而今夏》居然成了。腾讯视频在捕捉年轻人市场上又下一城。其掳获少年派的方法论是什么?

大公司

凌晨飞香港立军令状,不存在的?深扒腾讯副总裁孙忠怀朋友圈回应

现在的腾讯视频源源不断地给广大用户提供了丰富多元的内容、并勇于担当起视频平台的社会责任、成为腾讯公司内容战略最坚实的对外出口

大公司

重启少儿经典动画,国漫IP联动知名品牌,腾讯视频今年在动画领域怎么玩?

8年前,乌龙院四师徒行侠仗义的故事成为一代人的回忆;38年后,四师徒以全新的姿态再次快活江湖。截至4月,由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的《乌龙院之活宝传奇》上线25集,播放量超3亿,成为动画领域一颗瞩目的“老星”。

大公司

微信小游戏浪潮下的开发者们

微信小游戏战场上,一场八仙过海的好戏即将开始。